2020年短视频网红现状!

020年短视频网红现状!"

因为疫情影响,许多人宅在家中,这也促使人们寻找更多的事情去耗费时间。据数据显示,观看短视频、直播的人数在疫情期间激增,观看的时长也比之前随之加长。那么,这些视频中的网红以及背后MCN机构的情况如何?我们一起看看。

受疫情影响,这个冬天,人们靠视频守望相助。

“回形针PaperClip”出品的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、“Ele实验室”制作的《计算机仿真程序告诉你为什么现在还没到出门的时候》(以下简称“不能出门视频”),这些知识类短视频以刷屏的方式进行疫情科普;

“云睡觉”、“云蹦迪”意外爆火,掀起了一场互联网狂欢,丰富了“宅”家娱乐;

2月5日李佳琦年后首次直播,随后“章子怡评论李佳琦”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,当场直播观看量超过1480W,预计销售额3136.2W,“买买买”经济,未曾停歇。 空荡的大街、戴口罩的面孔、封闭的小区,众人怀着忐忑的心情对待疫情之余,内容创作者、网红达人们的一个个短视频、直播内容,丰富了人们的娱乐生活,提供了精神慰藉。 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,1月26日至30日的5天内,快手和抖音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,较节前(1月1日至23日)增长近1亿小时。

七麦数据显示,快手、抖音均在今年春节期间经历了一个下载量高峰,近一个月时间里,快手、抖音下载量分别超过在697万、532万,单日最高数值分别超过47万、28万。 平台数据增长背后,需要源源不断的视频内容供给。网红、内容创作者、MCN机构,他们在疫情期间又是如何保证内容的有序输出,如何制造爆款,如何应对疫情影响?

1、知识类短视频异军突起

“不能出门视频”播出第二天,B站UP主“Ele君”在私信里收到了十多个广告、以及MCN机构的邀约。其中,不乏知名牛奶厂商、科技硬件公司。 作为B站上的科技类UP主,这不是常态。Ele君主做计算机编程类视频教程内容,此前仅3万左右的粉丝数,自称“小UP主”,与如今坐拥13.8万粉丝量的境况大不相同。 变化源于他2月3日,发布的一条关于新冠肺炎期间“不能出门”的视频。被官方媒体转载,且成为刷屏视频,Ele君万万没想到。 制作这条视频前,他原本要制作的内容是一条关于计算机基础知识的视频。后来临时改变题材,也非出于追热点涨粉的考量,而是纯粹“气愤”。

看到家族群里有人号召聚餐、小区楼下家长带着小孩打雪仗,他甚是“无语”,认为必须得做个视频,让这些人知道肺炎病毒期间,为什么不能出门。 查资料、连夜剪辑,从中午12点到第二天凌晨4点,Ele君马不停蹄,“时效很重要,必须要快,才能对人们尽快起到警醒作用。”

视频做完后,一觉醒来,Ele君发现朋友圈里有人正在转发他的视频,且央视视频、人民日报均转载了这条视频。事情开始发酵,“B站视频下面的留言,回都回不过来了,我察觉到这条视频可能火了。” Ele君玩B站多年,对涨粉,态度克制,“我比较关注的是用户和我的互动,比如留言。而不是涨了多少粉丝。”

这次的视频爆火,也让他接触到了商业化的部分,跟品牌方加微信了解相关信息后,他选择暂时搁置,“不太适合现阶段我的内容创作,限制太多。” 视频出圈,Ele君心态淡然。“这并不意味着什么,我还是要接着做我的计算机教程视频。”

内容制作上,他倒是摸索到了一些方法论,比如他之前的视频风格多走“沙雕程序员”路线,用搞笑的方式来讲解晦涩的语言。

此次关于新冠病毒的视频内容,是劝诫口吻,他首次采用了逻辑性比较强的叙述方式,以控制变量的方式来进行讲解。“从效果来看,逻辑性强的叙述方式,日后可多运用。” “回形针PaperClip”出品的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,与前文Ele君创作的《计算机仿真程序告诉你为什么现在还没到出门的时候》,内容上异曲同工。同样是以科学分析的方式,给大众普及疫情相关知识,且数据亮眼。 全网累计播放量超1.5亿,微信公众号涨粉110万,微博涨粉150万,抖音涨粉160万,B站涨粉50万,各渠道累计涨粉470万。

这是“回形针PaperClip”依靠一条朴实无华的严肃硬核科普视频,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创造的纪录。 “回形针PaperClip”账号运营者吴松磊告诉我们,起初他们在众多选题中,最先想到的是做“口罩”相关的内容,但查了一圈资料下来,发现口罩并不是最重要的,“更有必要去解释下完整的传播机制,才能去解释怎样去防护。” 于是,吴松磊1月27日开始动笔写稿。通常情况下,他们一期视频的制作周期是2周的时间,但为了内容时效性,他只好一改“公司不加班”的风格,当天在工作群里问有无同事有兴趣加入。

最终,6个人熬了4个大夜,完成了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,这条爆火的内容。 视频发布后,“回形针”在社交平台刷屏,褒多过贬。尽管如此,天生一张“扑克牌脸”,声称“并不想做网红”的吴松磊,对方舟子在Twitter上质疑的专业性,印象深刻。

吴松磊坦言,对于大流量也有焦虑,“会担心做的不好的地方,或者是会不会有出错的地方。时间再多一点,可能会更全面,比如有些地方确实应该解释得更清楚。” 纷至沓来的还有商业合作与投资人的橄榄枝。吴松磊声称“回形针PaperClip”当前的广告已处于饱和状态,“接不过来。”他透露,单只广告合作费是40万左右

视频火了,给吴松磊发微信表达投资意向的投资人,就有十几个。吴松磊也有意开放新一轮融资,“正在接触中。” “回形针PaperClip”团队隶属的MCN机构,是北京干燥文化传媒。这家成立于2018年的公司,投资方是复星金服。

公司融资一直不是吴松磊担心的问题,相形之下,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招人上。今年,他们团队预计扩张成员50人,这是他今年重点的工作。 有个值得注意的现象,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刷屏当天,某MCN机构创始人便在朋友圈发布:有意签约知识类短视频的内容创作者,欢迎来聊,也欢迎推荐。 相较于泛娱乐内容,出于政策引导、平台品牌定位的需求,未来平台或许会加大对知识类短视频内容进行扶持和推广;另外,用户端除了“打发时间”外,也需要可以“节省时间”的内容,在娱乐时间充实自己。 如此,不难看出,潮水的方向,正将知识类短视频推至浪尖

2、娱乐类网红换「牌」

在短视频赛道中,相比知识类网红的异军突起而言,泛娱乐类网红则忙于换“牌”。临时调整备播内容、勤直播,成了这届网红春节期间的主旋律。 “一直在疯狂想选题,特焦虑,头发都要被薅光了。”做美妆博主半年来,孙薇第一次感受到了选题压力。 年前她备好的23期内容,半数以上不能用。“受疫情影响,搞笑的、出门旅游的、走亲戚的,都没法用了。”

孙薇本想瞅着春晚佟丽娅的热搜,大年初一出一期“佟丽娅春晚仿妆视频”赶个热点,“没曾想,佟丽娅的热搜不到三小时就被疫情消息淹没。” 受环境影响,在家能拍的视频本就有限,除了好物“种草”,在家如何消遣时间,孙薇选题枯竭。然而,行业竞争并未偃旗息鼓,反而更为激烈。

“大家宅在家,看视频的时间长了,直接加剧行业两极分化。”孙薇提到,自己春节期间抖音涨粉130多万,“这算居中的,不少达人涨粉500——600万。也有惨的,内容质量低一些,直接掉粉到没人看。” 这给了她极大的危机感。原本春节期间,只打算抖音直播三场的她,至今已开了十几场直播,从原计划中只是跟粉丝拜个年,变成了每次聊两三个小时。

“大家都在播,有的达人一播十几个小时,而且每天都播,不播真的怕粉丝‘爬墙’忘记你。” 让孙薇焦虑的事情,还有一月份到账的工资。做美妆博主半年来,好的时候,孙薇每月能拿到近十万的工资。1月份,她到手的工资不到两万

博主的工资一般由底薪和广告提成两部分构成,“五月美妆”内容总监秋燕告诉我们,他们旗下的主播底薪一般在六千到八千之间。

疫情期间,不少广告主将广告合约推迟履行,广告投放也锐减,产生了连锁反应。 相比于新人博主,头部网红所受的影响要小一些。 张沫凡作为头部网红,同样调整了春节期间的视频传播内容,原本剪辑好的出游Vlog、搞笑视频,都换成了紧贴疫情的实时信息,以及临时在家拍摄的美食、服装搭配、亲情互动等尽可能让大家放松心态的视频内容。

疫情期间,淘宝直播发出邀请,让头部网红能多直播陪伴消费者,并给出了资源位露出的条件。张沫凡也响应号召参与了几场,并倾尽资源寻找适合疫情期间使用的生活用品,让更多人在疫情期间足不出户便能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。

作为头部网红,张沫凡有自己的品牌和公司。他们公司放假较早,1月20日便全员休息了,但得知疫情肆虐,从社会责任出发,她四处联系供应链公司,从海外购买了一批口罩、护目镜物资,直接捐赠到武汉对口医院。

采访中,她焦虑的不是春节期间的损失,而是节后无法照常复工,导致电商平台的订单无法正常发货,从而失信一直支持自己的消费者。

“现在除了我们仓库里的货,供应链工厂是全部停工的状态。如果仓库里的货发完了,疫情还未结束,这个损失就比较明显了。”

3、MCN机构「危」后是「机」

网红尚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但是,对MCN机构来讲就不行。 “春节半个月,我们有一定的收益损失。”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彬艺告诉我们。 这家成立于2016年,旗下拥有“多余和毛毛姐”等头部网红的公司,受疫情影响,处境颇为艰难。

“一是广告业务滞后、停摆;二是我们的电商业务也无法有序进行。”雷彬艺提到,去年底,他们公司进行了大规模扩招,如今员工有1000多人。

“员工的薪资要正常发放,公司的写字楼租金也要照常缴纳,加起来压力真的很大。” 广告和电商是MCN机构的主要盈利来源,甲方投放减少和延期,电商物流停摆,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显而易见的挑战。 洋葱创始人聂阳德介绍,他们的客户主要是直接品牌客户和广告代理渠道公司两大类。“目前所有客户都因为疫情延迟开工,到目前为止还有一半没开工,现在只能优先处理年前的订单。” 除了现金流压力,年初2月份本是各大机构招募网红达人的好时机。由于春节期间,大家宅在家的时间较多,创作欲旺盛,各大MCN机构也是瞅准时间挖人。

为了不落后于同行,雷彬艺笑言,他们有同事甚至为抢时间签人,“在大马路上和达人签约。” “等这场疫情结束,公司一整年的收入计划受影响较大的话,不少公司未来都会考虑人员精简优化。”业内人士胡鹏表示。

无忧传媒雷彬艺则在采访中表示,他们会根据业务调整控制人员规模,不再大幅扩张,保持员工数在1000人以内。“不过,这是我们本来就有的计划,只是受疫情的影响,或许会加快执行。” 疫情当前,商业挑战不容小觑。但也有不少从业者心存乐观。

洋葱视频聂阳德感慨:“疫情期间,从大众通过新媒体来实时获取信息,关注疫情进展、通过直播云监工等事件来说,新媒体的影响力在这次疫情中被更多人看到。

与此同时,新媒体的价值在此次事件中也被前所未有的放大,短视频、直播等实时可视化的传播形式效率更高。所以长期来看,新媒体行业定会继续快速发展,不需要太担忧” 这个冬天或许难过,可不管早晚,春天总会到来。

据艾瑞发布的统计数据,短视频行业目前已进入商业化成熟期,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收入将达到2110.3亿元。网红、内容创作者、MCN机构,除了要拼尽全力撑到春天,春天过后,用户的留存问题也要思考起来了。 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胡鹏为化名)

您可能感兴趣的

微信客服

转接客服:13396363401

转接客服:13361579504

更多干货
更多干货
返回顶部